中国第一经济大省,要易主了?_产经动态_广东省工业园区网
欢迎登录,请先[登录][注册]
重要提示:

中国第一经济大省,要易主了?

栏目:产经动态 点击量:3,027 发布时间:2024-07-04

       粤苏之争是互联网上一个经久不衰的讨论话题。

       最近,这个话题热度再起。原因是今年第一季度,广东GDP同比只增长了4.4%,不仅低于全国平均线5.3%,比第二名江苏更是低了1.8个百分点。后者在增量、增速和人均等方面,全都超越了广东。

       虽然广东稳住了GDP总量第一的位置,但两省之间的差距已经缩小到不足500亿。这是自1989年广东问鼎中国经济第一大省以来,粤苏差距最小的时刻。

       要知道,2019年一季度时,两省差距还有1700多亿,江苏GDP仅相当于广东的92.52%。结果短短5年时间,江苏以年均两三百亿的幅度迅速拉近与广东的距离,两者差距缩小了三分之二还多,江苏GDP已达到广东的98.44%。

       于是网友又开始惊呼,广东当了34年的全国经济霸主,这一次是真的要让位给“苏大强”了吗?

(一)

       众所周知,广东的城市格局是两超(广深)、两强(佛莞)带一堆小弟。全省发展几乎完全系于“四驾马车”的表现。“四驾马车”如果增长动力强劲,则全省经济发展迅猛;“四驾马车”中要是有几个发展失速,则全省经济就会表现疲软。

       一季度广东经济之所以没能跑赢全国,并被江苏迅速拉近距离,问题主要出在广佛两市身上。

       从数据来看,一季度广州GDP名义增速为2.83%,在前十强城市中排名垫底。而佛山更惨,GDP较上年同期下降了0.25亿元,是万亿城市中唯一出现负增长的城市。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背后主要有两点原因,一是外贸增长放缓。

       作为“千年商都”,一季度广州进出口总额只增长了1.7%,而佛山更是狂跌了33.1%,在全国外贸20强城市中排名垫底。

       其中,占比最大的家电、通用机械设备出口额分别下滑了3.73%和14.35%,至于家具、陶瓷、服饰等佛山优势产业出口总额降幅更是到了50.77%、67.62%和76.68%。一度极其依赖外循坏的珠三角,正在因为全球化的倒退而备受煎熬。

       相反,江苏外贸得益于新能源汽车出口激增8.4倍的强劲拉动,一季度全省实现进出口总值1.3万亿元,规模创历史新高。

       不过,外贸下滑还不是佛山经济失速的最主要原因,制造业表现不佳带来的冲击更大。

       珠三角作为全球制造业重镇,过去有“东莞堵车、全球缺货”一说,但如果论规上工业总产值,东莞其实不如低调的佛山。

       2023年是佛山工业的“辉煌之年”,全市规上工业总产值突破3万亿,仅次于深圳、苏州、上海3市,成为全国“工业第四城”。然后还没高兴太久,佛山工业发展就迎来了“倒春寒”。

       一季度,受房地产行业下滑、内需不振等因素的影响,作为全球最大陶瓷生产基地、中国最大冰箱生产基地、空调生产基地的佛山,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下滑了2.2%。

       广州的情况也差不多。虽然广州先进制造业占比位列珠三角第三位,但高技术制造业比重低于广东平均水平。今年一季度,广州规模以上先进制造业增加值只有0.1%,其中先进装备制造业更是下降了13.7%。

       与之相反,江苏不仅拥有全国最大的制造业集群,一个省的制造业总产值就占据了全国的八分之一,全球的3%,工业利润也是全国第一。而且经过持续的腾笼换鸟、产业升级,江苏的制造业实力正变得越来越强。

       一季度,江苏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了9.5%(广东只有6.1%)。其中作为领头羊的苏州,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速更是达到11%,而广东哪怕是增长最快的深圳也只有10.3%。

       受其带动,苏州一季度GDP增长了7.9%,在所有万亿城市中排名第一。而江苏全省的GDP增量则高达1618.7亿,位居全国之冠,由此进一步拉近了于广东的差距。

(二)

       虽然GDP总量上已十分逼近,但在很多关键指标上,江苏距离广东还很远。

       比如被民间称为“资金总量”的金融机构本外币存款余额这一项上,2023年,广东为35.1万亿,江苏只有24.6万亿,仅相当于广东的70%左右。

       考虑到该项数据是由央行统计的,相对于GDP更不容易受到地方统计的影响,因此更真实地反映了粤苏两地民间财富上的差距。

       民间财富多寡的另一个体现是税收。2023年,广东全省国内税收收入21637.7亿元,而江苏是15587亿元,仅为广东的72%。

       GDP“含税率”的角度来看,广东每创造1元钱GDP,能带来0.16元税收,而江苏只有0.12元。

       其中,直接体现居民薪资收入的个税,广东去年收了2365亿元,江苏收了1262亿元,江苏相当于广东的53.4%,可见江苏人的薪资收入远低于拥有广深这两座一线城市的广东。

       透过国内税收收入、含税率、个税这三项指标,我们明显能看到,广东的经济质量要高出江苏一大截。

       更重要的是,广东、江苏收来的税都不是留在本地自己用的,其中相当部分要上缴中央,然后通过转移支付的形式,用以帮扶中西部地区。

       网上有句话,叫作“八省(市)养全国”。八省(市)之中,广东是贡献最大的省份。2023年,广东向中央净上缴了7341.31亿。而江苏虽然是GDP第二大省,但在财政贡献值方面却排在广东、上海、浙江之后,屈居第四,为5108.87亿,比广东足足少了2200多亿。

       而比财政上缴更夸张的是在养老金贡献方面。

       近年来,由于劳动力流动导致部分省区养老金缺口较大,中央于是决定加大养老金在各地之间的调剂力度。

       根据《2023年全国统筹调剂资金上缴下拨情况表》,去年共有18个省市区上缴了2439.59亿养老金,其中广东一省就上缴了1158亿,占了几乎一半,是江苏的的6.5倍,上海的36倍。而江苏只贡献了177亿,还不及广东去年的增量(273.03亿)。

       难怪网上会出现所谓“广东帮助大半个中国养老”的说法。”

       所以就目前而言,无论从综合经济实力,还是对国家的贡献、承担的责任来看,广东都可算是新一代的“共和国长子”。这个地位江苏短期内还难以动摇。

(三)

       很多人坚信江苏终将取代广东,重回“第一省”宝座,主要是因为江苏的发展更均衡。

       正如前面所言,广东是两超(广深)、两强(佛莞)带一堆小弟的模式。没有广深这两只“领头羊”,广东战斗力要减弱一半。

       这种模式的好处是使得广东成为全国唯一拥有两个一线城市的省份。而广深这两个窗口平台又帮助广东在国际国内两个大循环体系中占据有利的C位。

       但劣势同样明显。特别是地域间贫富差距过大,粤东西北许多城市,比如潮州、河源、云浮,GDP才千亿出头,而位于珠三角的南海区狮山、北滘两镇,GDP也都超过了千亿。因此被批为“地不如镇”。而这导致作为省会的广州不得不持续向省内欠发达地区进行财政输血,从而拖累广州自身发展,在与全员二级财政的江苏城市竞争过程中处于不利地位。

       而江苏则正好相反。省内“十三太保”各个都能独当一面,比如南通是船泊之都,宿迁是客服之都,扬州是高端纺织之都……全省共拥有苏州、南京、无锡、南通、常州等五座万亿GDP城市,以及徐州这一个准万亿俱乐部成员。哪怕是垫底的连云港,GDP也有4300多亿,在广东能排到第六。

       另外,江苏还有着强大的县域经济,百强县数量常年稳居全国第一。这种多中心模式,使得江苏的工业发展、经济增长有了更广阔的腹地,也更符合共同富裕的精神。

       可以说,粤苏之争之所以经久不衰,本质上争的已经不是排名的先后,而是发展模式的优劣。到底是均衡化发展更长久,还是单极化驱动更牛?

       当然,何为均衡化发展,也是一个值得探讨的话题。事实上,广东虽然区域上是珠三角单极驱动,但随着粤东西北人口持续流入珠三角,如果我们从人的维度来考察,这些地方人们的财富收入,相对珠三角原有居民,也实现了某种程度的均衡化发展。

       更重要的是,广东因为有广深这两个一线城市,对全国人口,尤其是年轻人的虹吸影响,远远超过江苏,常年位居全国前列。全省常住人口中,16-59岁的劳动人口比例为66.58%,排名全国第一。数量达到8460万,接近江苏全省人口。

       另外,广东本地的生育率也远高于江苏,连续六年保持第一生育大省。

       2023年为例,这年广东出生人口达到103万人,相当于全国每10个新生儿里,就有1个出生在广东。而江苏不仅是老年人口绝对数量全国第二,南通、泰州、扬州等城市60岁以上老年人口比例均已超过25%,甚至30%,位居全国最“老”城市之列。

       随着中国逐渐步入老龄化社会,年轻人口作为经济发展的动力源泉,正成为最稀缺的资源。在这方面,广东傲视群雄,遥遥领先,令包括江苏在内的长三角诸省市望尘莫及。而这也是广东继续保持第一省地位的最大底气。

相关信息

关闭

在线客服

入会咨询服务

020-83579820

招商咨询电话

13660872304
020-83590403
联系人:黎小姐

合作咨询

13602754269
020-83501327
联系人:唐先生
邮箱:yuanquxiehui@163.com

关闭